切爾西(Chelsea)的主場史丹佛橋球場(Stamford Bridge Stadium)成為27年來首度開放站位區的英超球場,自從1989年「希爾斯堡慘劇」(Hillsborough Disaster)以來,英格蘭最高的兩級聯賽1994年開始強制改成全座位,當年的慘劇一共造成97位利物浦球迷喪生。

但更令人氣憤的是,那些喪生的人從來沒有真正得到正義,許多倖存者與其家屬直至今日仍在持續他們的抗議,希望可以有人出來負責任,更重要的是預防日後不要再有任何類似事件發生了。

以下我們就來看看災難是如何發生的。

1989 年 4 月 15 日那一天

那是足總杯(FA Cup)的準決賽,利物浦和諾丁漢森林(Nottingham Forest)將在希爾斯堡進行比賽。

入場券在開始前就已全數售罄,預計會有超過五萬名球迷參與這個大型盛事,利物浦球迷被引導從體育場西端入口進入,以便與另一支隊伍的球迷分開。

而在這之中,有多達一萬名的利物浦支持者擁有球場一側站立式露台的門票。站立的露台分為四個部分:從旋轉門進入後,你會經過一條隧道讓你可以直接走進位於球門後面的中央兩個部分。可以通過中央圍欄頂部的大門,四處走動以進入兩個外部部分。

這部份的影響在剛開始並不顯著,而在沒有現場人員指揮的情況下,多數人都集中在中間的位置。一直到差不多滿了後,才會直接關閉門口,讓剩下的人流往外圍移動。

錯誤的入場策略導致悲劇發生

到下午 2 點,卻只有兩千人通過旋轉門順利入場,以至於場地外的人群迅速增加。隨著比賽開始的時間越來越近,在現場負責人群控制的總警司戴維達肯菲爾德(David Duckenfield)卻選擇讓比賽準時開始,不想多管其他尚未入場的群眾。45 分鐘過後,大約有將近 4,500 名的購票民眾還沒正式入場,全部擠在一條狹窄的隧道裡。

在羅傑馬歇爾警司(Roger Marshall)多次要求下,杜肯菲爾德Duckenfield終於同意打開旋轉門旁邊的鐵門,以緩解現場壓力。不過當他們這樣做,兩千多名球迷便蜂擁而至,一路朝向那個已經人滿為患的區域前進。他們不停廣播希望人群可以在大門打開前往旁邊移動,但現場人太多了,區域又被圍起來,就導致了災難的開始。

比賽按計劃於下午 3 點開始,但由於看台上發生的混亂變得明顯且危險,比賽緊急 6 分鐘後暫停。有個圍欄被突破,數十名粉絲向前倒下,人群開始陷入恐慌,開始有人被碾壓受傷。

隨著恐慌蔓延,球迷們試圖以任何可能的方式逃離。站在他們上方看台上的支持者也開始提供協助,像是把一些人拉到他們的區域,而其他人則試圖越過圍欄呼吸空氣。

警察最終打開了球場附近狹窄的大門,讓人們可以疏散,但由於受傷人數眾多,球賽被迫中止。現場球迷裡的醫生、警察和消防員也就近取材,使用宣傳牌製作臨時擔架,將傷員送到球場空曠處休息。

第一輛救護車在下午 3 點 14 分到達球場,那時卻已有許多人宣告死亡。

不少人在悲劇發生時就當場死亡

希爾斯堡慘劇死了多少球迷?

災難當天共有 94 人死亡,另有一人在醫院受傷。 400 人被送進急診室,其中 14 人死亡。

在 1993 年,當時在這場災難中受重傷成植物人的托尼布蘭德(Tony Bland)的家人在高等法院贏得了一場訴訟,允許移除他的維生系統,死亡人數也正式被統計為 96 人。

2021 年,這個數字再次上升到 97 人,因當時 22 歲,當了八年植物人的安德魯迪瓦恩(Andrew Devine)在這年因舊傷去世。他的死被認為是在這場災難中的「非法殺害」。

除此之外,一名倖存者需要八年的精神治療才能從目擊事件的創傷中恢復過來,另外至少三名倖存者死於自殺。

最年輕的死者是 10 歲的 Jon-Paul Gilhooley,而他的堂弟史蒂文杰拉德(Steven Gerrard)在成年後也成為了利物浦隊(Liverpool)的隊長。事件發生時杰拉德僅 8 歲,他曾表示這件事促使他成為一名足球運動員。

接下來發生了什麼?

災難發生後,南約克郡警方向媒體透露假情報,表示一切會發生都與球場流氓有關,更暗示他們的行為就是罪魁禍首。這條新聞受到許多不滿,直到今天《太陽報》依舊在利物浦遭到抵制。

而達肯菲爾德Duckenfield後續也聲稱當時的門被喝醉的球迷打壞,他們試圖在沒有門票的情況下進入場地,但這個聲明卻在後來的調查中被駁回。

這場悲劇造成多達97條人命逝去

後續許多報導中都指稱,悲劇會發生都是因為球迷過於激動,喝醉之後都變成了暴民,並將球場中的人命都認定城市「意外身亡」,儘管大法官在 1990 年的報告嚴正批評了現場警方並沒有作到很好的指引人群。

但直到 2009 年,那些為正義而戰的人們才終於喘口氣,當時工黨議員安迪伯納姆(Andy Burnham)和瑪麗亞伊格爾(Maria Eagle)要求向公眾公佈警方持有的與此案有關的所有文件。

2012 年,也就是事件發生 26 年後,最初的調查終於被翻案,在希爾斯堡慘劇獨立調查小組發現警方存在重大失誤後,下令進行新的調查,更進一步替當時現場的球迷證明了他們都是無辜的。

新的調查於 2014 年開始。 證據包括警方缺乏組織和糟糕的決定,以及在比賽前 19 天任命毫無球場指引經驗的達肯菲爾德負責比賽現場的人群管理。這也讓達肯菲爾德必須接受進一步的偵查,以便釐清事實真相。

現場警察在最開始甚至將責任歸就在沒買票偷進場的球迷身上

達肯菲爾德聲稱他只關注比賽中的不當行為,並沒有意識到他負責監控每個露台圍欄中的人數。從下午 2 點開始,他沒有監視地面情況,而是一直待在控制房中,通過閉路電視觀看危機的發展。他承認,他在中央區域已滿時未能即時關閉,直接導致該位置被人群壓壞。

2016 年,當時的 96 人被裁定由於警察和救護車服務部門的嚴重疏忽而被「非法殺害」,他們未能履行應有的注意義務。

然而,在 2019 年 11 月的重審中,達肯菲爾德被判犯有嚴重過失殺人罪。逮捕了一些人,但與希爾斯伯勒悲劇有關的所有剩餘起訴於 2021 年 5 月被駁回。

在進行了 6500 萬英鎊的調查之後,還沒有人因希爾斯伯勒發生的事情而被定罪。

而球場的那個區域一直都是關閉狀態,一直到 2021 年下半季,包括切爾西在內的5支球隊獲准試行安全站位區,他們在每一排之間都加裝安全護欄,附有可坐下的小板凳,現在史丹佛橋球場的安全站位區可容納 12000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