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許多國家的足球比賽中都可以聽到球迷透過齊唱帶歧視同性戀字眼的歌,或展示恐同標語來威嚇對手球隊,這樣的作法也引起了很多注意。墨西哥足協(The Mexican soccer federation)和區域管理機構 CONCACAF 就是正在努力消除此類文化的官方組織之一,擔心最後會因此讓球隊無法參與比賽。儘管如此,這樣的文化最近卻又有復甦的跡象。

那,這些「恐同文化」包括什麼?

根據了解,這種做法有可能始於 2000 年代初,墨西哥國家隊的支持者在對方守門員將球踢出球門時高喊用來歧視同性戀族群的西班牙語。據稱,這首歌是為了恐嚇「守門員和對方球隊」,但相關當局多年來一直呼籲球迷避免使用。

在 2014 年世界杯期間,這樣的習慣也傳到世界上其他國家。雖然多數人對這樣的作法都是抱持譴責態度,但在 2018 年墨西哥(Mexico)戰勝德國(Germany)的世界杯(World Cup)上,它又捲土重來。墨西哥足協也曾多次被國際足聯(FIFA)罰款——多年來超過 15 次,按項計算——處罰更是不斷升級,甚至包括下令兩場官方主場比賽閉門進行,不允許任何球迷進場觀賽。

最近幾個月,藉由一些商業活動、新聞發布會、廣​​告、體育場標牌和球員親自出來表態,以及在體育場燈板上播放呼籲字眼等努力,球迷的行為的確有顯著的改變。墨西哥主帥塔塔馬蒂諾(Tata Martino)也被問及過是否擔心這樣的文化會給球隊帶來影響,他表示當然每個人都會很擔心,而官方也已經做了很多努力了:「現在就取決於球迷們自己。當然大家都會努力要求希望這種情況不會再發生,但選擇權依舊在球迷身上。」

許多事情需要從球迷自身開始改變

三步協議

金杯賽(Gold Cup)的主辦單位中北美及加勒比海足協(CONCACAF)發起了一場反對口號的運動,並採用了國際足聯的三步協議來在比賽中進行處理。根據建議,官方的處理步驟包括了:

第 1 步:比賽暫停並警告球迷

第 2 步:暫停比賽,球員轉移到更衣室

第 3 步:放棄比賽

墨西哥在金杯賽中的首場比賽要求裁判在比賽結束時,聽到口號要立刻執行協議的第 1 步。隨後更發表了一份直接而尖銳的公開聲明,表達了對球迷們的失望。

「CONCACAF 對一些墨西哥球迷在 7 月 10 日星期六於 AT&T 體育場對陣特立尼達(Trinidad)和多巴哥(Tobago)的金杯賽期間高呼歧視性語言感到非常失望。儘管最近幾週進行了一場重要的反歧視運動,但還是聽到了針對守門員的歧視性用語。在我們廣泛的努力下,這樣的舉動是不可以被接受的。」

近期爭議

利物浦(Liverpool)球迷也才因向諾維奇城足球俱樂部(Norwich City Football Club)的比利吉爾莫(Billy Gilmour)發出類似攻擊性口號而受到譴責,利物浦主帥尤爾根克洛普(Jürgen Klopp)呼籲支持者不要再繼續攻擊這未來自切爾西(Chelsea)的中場球員,並說這是「浪費時間」。

球迷在英超聯賽(Premier League)開幕日時針對比利吉爾莫做出一些歧視性恐同字眼,這件事也被大幅報導。隨後,克洛普在與利物浦 LGBT+ 粉絲團體創始人保羅阿曼(Paul Amann)交談時表示,任何認為這樣作對球隊有幫助的粉絲都是「白痴」,球迷更該找到另一種支持球隊的方式。

利物浦主帥尤爾根克洛普呼籲支持者不要再繼續攻擊球員

球員和LGBTQ+粉絲團想法

克洛普表示自己從來不明白,為什麼會在足球場裡說出一些帶有仇恨色彩的字眼:「我從來沒有明白過,也從來不喜歡它。」

「我認為決定不再這樣做很簡單,因為從任何角度來看,這都不是世界上最好的支持方式。且也會讓很多人聽了不舒服。我現在可以想像,其他人聽了會覺得「天啊他們又來了」。而這也就是問題所在——大多數時候我們不能確定其他人是否會聽我們解釋。所以說真的,我不希望再聽到任何類似事件發生了。從球員或教練的角度來看,我也可以說這些情緒性的怒罵對我們一點幫助都沒有,這完全是浪費時間。找點其他方式來支持我們。」

保羅阿曼也解釋了為什麼用上那些仇恨性字眼來嘲笑球員,不僅造成球場上的人困擾,也對LGBT +粉絲非常無禮:「我們知道同性戀職業球員很少,實際上在整個男足歷史上,公開的人數僅足以組成一個完整的團隊,而有幾個人坐在替補席上。」

「就環境氛圍而言非常不對,我有太多 LGBT+ 朋友都對於去觀看現場比賽表示過排斥,因為他們會感覺到不舒服和威脅。而針對比利吉爾莫的攻擊應該要適可而止,人們不會意識到他們對於球員的批評也會讓其他人聽見,特別是像這樣的球迷。這讓我真切的感覺到被排除在這個群體中,不被接受。」